阿斯兰·萨拉

时间:2019-09-11

  阿斯兰的父亲是PLANT星球的前国防委员长、前任议长帕特里克·萨拉,阿斯兰是第二代调整者。C.E.61年,父亲帕特里克在国内遭到反调整者恐怖组织的袭击,感受到危机的他让六岁的阿斯兰隐瞒身份,送往月面都市哥白尼留学 在奥布解放战中他作为奥布一方参战,援护了大天使号和草薙号向宇宙的转移,发挥了自己的力量。随后,阿斯兰回到PLANT与父亲帕特里克会面,利用了自己的立场,因为指责ZAFT,交涉以破裂告终。对阿斯兰来说,脱离ZAFT意味着背叛自己的父亲、队长劳·鲁·克鲁泽以及同伴伊扎克·玖尔以及在ZAFT拥有的一切。但是,对意图歼灭自然人的ZAFT深感不合,阿斯兰还是叛离了ZAFT,得到了由拉克丝领导的克莱茵派势力的援助。 一直作为父亲的骑士、作为军人服从所属军队的命令,没有属于自己的战斗的意义。 他制作的可爱球形机器宠物“哈罗(Haro)”深受拉克丝的喜爱,拥有极高的人气。 C.E.71年1月25日,ZAFT军的克鲁泽分队袭击奥布资源卫星海里奥波里斯,并将地球联合军五台新型机动战士夺去四台。阿斯兰也参与在这场成为ZAFT和地球联合军争斗开端的作战中。 有强烈自尊心,性格严谨内敛,自律克己,对自身要求极高。出身贵族的他,对待女性礼貌客气、绅士有礼。 C.E.69年,阿斯兰与希格尔·克莱茵议长的女儿拉克丝·克莱茵订下婚约,阿斯兰为她制作了拥有可爱外表的球形机器宠物“哈罗(Haro)”。 “为何而战?”这是参战的阿斯兰最为苦恼的问题。军人的大义,在于服从所属军队的命令,即使献上性命也在所不惜。但是,遵从大义与友人交战,却只有虚无感存留于心中。然后,因为基拉和拉克丝的行动,他明白了那份虚无感的含义。 C.E71年在赫立奥波利斯(奥布殖民卫星),圣盾高达于ZAFT夺取地球军机械战士高达的作战中被阿斯兰所夺取。随后参加了ZAFT针对大天使号的军事行动。在大天使号降落到地球后,圣盾高达在大天使号前往地球联合军本部所在地阿拉斯加的途中重创大天使号,迫使其迫降于奥布领海内。由于奥布不承认大天使号在其境内,圣盾高达只得埋伏在奥布领海之外,并于大天使号离开奥布后的第二次堵截作战中以自爆将基拉驾驶的强袭高达大破 由他制作的机器鸟“托利(Tori)”贯穿整个剧情,也是他和基拉友情的象征。 阿斯兰因为自己心中的正义摇摆不定,常常深陷苦恼之中。但是,在苦恼和矛盾之中,他仍旧不断选取对人类而言的最佳之策,他的行动最终也成为了将人类从毁灭之中拯救出来的巨大力量 她的率真纯净吸引了阿斯兰,是阿斯兰可以展露脆弱失意与放松的女性。最后经历磨难与分歧,两人选择了各自的道路,阿斯兰虽然留在了奥布,他们的心意不再分离但重新面对彼此的机会不再有了。 基拉的自由高达被击破的事态,让阿斯兰开始对回归ZAFT的决断产生怀疑。此后,迪兰达尔将不属于任何一方的大天使号认定为敌军,并下达击破的指示,阿斯兰对此强烈反抗。然而,他的意向却遭到近乎置之不理般的无视。阿斯兰从米娅·坎贝尔口中得知,迪兰达尔和雷·扎·巴雷尔正合谋暗杀自己。察觉到自身危险处境的阿斯兰,决定逃离直布罗陀基地。阿斯兰与协助其逃亡的美玲·霍克一起逃离了基地 他将阿斯兰视为要超越的对手,但实际非常关心阿斯兰,在阿斯兰叛变后也受到了很大冲击。 而其英文写法Athrun源自希腊语Erythron,意指“泥土颜色发红”,也是阿斯兰机体基本为红色的原因 本听命于父亲参与战争,与儿时挚友基拉·大和对立为敌,随着所经历的事情而改变内心,决定坚持自己的理想和道路。 个人军阶:ZAFT红衣精英机师→ZAFT特殊部队FAITH成员→奥布二佐 在惨烈的战役过程中,阿斯兰为了阻止ZAFT对准地球的破坏性武器“创世纪”,和卡嘉莉携手潜入了它的内部,打算牺牲自己自爆的阿斯兰被卡嘉莉制止,破坏“创世纪”之后,两人相拥而泣。 C.E.70年2月14日,发生了致使地球联合军ZAFT决定性对立的“血染情人节”事件,母亲蕾诺亚·萨拉也在此事件中死亡。 蓝发,相貌俊秀,一副沉稳而斯文的神情,低垂着的眼眸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清澈绿色。 a。为自己的正义不断苦恼,而从奥布复归ZAFT,即使回到了ZAFT,他的苦恼却还是没有结束。在战争这样混乱的状态中,要贯彻自身的正义有多么艰难,阿斯兰终于有了亲身的体验。 参加奥布本土的防卫战之后,阿斯兰的从属变为奥布军,他仍然挂念被当作命运计划的棋子的真·飞鸟。上了14年体育课 为何学不会一门运动技能,随后,最终决战弥赛亚攻防战在宇宙爆发,明确内心而发挥全力的阿斯兰,破坏了真的命运高达,并且击沉了密涅瓦号。由于迪兰达尔死亡,由他设计的根据遗传基因管理人类的政策“命运计划(Destiny Plan)”也被制止。 C.E.68年,帕特里克将十三岁的阿斯兰从哥白尼召回,与基拉约定再会后两人就此分别。 剧中中段,阿斯兰逃离了扎夫特,出逃的阿斯兰得到了美玲的帮助,而美玲也随着阿斯兰一起出逃,之后美玲就一直追随阿斯兰,跟在大天使号上行动。 在前次大战中存活下来的阿斯兰,化名“阿雷克斯·迪诺”,并担任卡嘉莉的私人秘书。但是,和她一同前往军械库一号的阿斯兰,却意外地卷入了突如其来的袭击骚乱中。阿斯兰和卡嘉莉搭乘了紧急出击的密涅瓦号避难。阿斯兰给卡嘉莉戴上红宝石的婚约戒指,即使卡嘉莉已有婚约者,阿斯兰也依然爱着卡嘉莉。卡嘉莉被突如其来的戒指吓了一跳,然后欣然接受。 阿斯兰某些方面与父亲相似,不擅表达,固执强硬。其实他内心深处有感性、温柔的一面,对他来说,使命与情感,都是无法割舍的东西,也因此他不善于做出抉择。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他仿佛为军人而生,头脑明晰、拥有冷静的判断力、出色的军事体能,兼备不输给其出身的优秀能力和良好的精神力。 在月面都市哥白尼的幼年学校度过同一时期的基拉,是阿斯兰的挚友。可是,战场的再会却歪曲了两人的羁绊。身为调整者的基拉,为了保护同伴而加入地球联合军,并驾驶强袭高达阻拦ZAFT的行动。阿斯兰每次在战场上遭遇基拉,都劝说他脱离地球军加入ZAFT,但却没能够改变基拉守护的想法。 由旧克莱茵派FACTORY生产的最新型机动战士,以正义高达为基础,融合了ZAFT的第二代MS开发理念。机体颜色和正义高达一样以红色为基调,武器装备比较重视近距离格斗战。特别是背面的飞行器命运01,包括两把光束利刃和光束军刀等装备,飞行器本身就成为了一把利刃。飞行器可以脱离,因此使得本机在战术运用上有了更多的选择。 在奥布的领海外埋伏的萨拉队,对出港的大天使号发动急袭。在那场战斗中,尼高尔·阿玛菲被为保护大天使号的基拉误杀,相信总有一天能够和基拉相互理解的阿斯兰,在敌人这道巨大的障壁面前,却想要抹去本应正确存在的友情。阿斯兰被基拉的举动所激怒,射杀了基拉的同伴多尔·克尼希,同时将基拉视作敌人猛烈攻击。最终,阿斯兰自爆击破了基拉的机体而身负重伤,被卡嘉莉在近海救起,而迪亚哥也被俘虏,至此萨拉队不得不解散 阿斯兰在感情上和基拉一样,一波三折,作为标准的“官二代”,阿斯兰被内定了拉克丝作为未婚妻,有种“政治婚姻”的味道,但是阿斯兰和拉克丝不仅不是没有感情,两人也互相了解。如果基拉不在半路杀出的话,也许阿斯兰就这么娶了拉克丝也说不定。但是半路出现的基拉,让拉克丝的选择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因此,阿斯兰和基拉的冲突也断送了自己和拉克丝的联系,而互相理解并且认同接受的基拉和拉克丝走到了一起。 随后,阿斯兰在还没有整理好内心想法的情况下回到了PLANT国,却得知了婚约者拉克丝·克莱茵与ZAFT反目,并且失去行踪的消息。同时,从父亲那里收到了拘捕拉克丝的命令。追查到剧院“白色交响曲”与拉克丝见面,感受到拉克丝强烈决意的阿斯兰,竟然无法对她开枪。 对于阿斯兰而言,这场作战是特别的,在C.E.70年2月14日“血染情人节”事件,阿斯兰失去了自己的祖国尤尼乌斯7,以及自己的母亲蕾诺亚·萨拉。怀着骨肉至亲之死的悲伤与愤慨,他参与了这次夺取作战。但是,接下来让他困惑的事情发生了,那是与曾彼此相知的挚友基拉·大和的再会。也因为和基拉的敌对,他开始思考两极对立的意义 与早就有所决意的基拉拉克丝不同,阿斯兰一直在寻找自己心中的正义,所幸他最终也找到了自己的道路。 作为经过遗传因子调整后诞生的第二代调整者,优秀的基因是阿斯兰完美军事才能的基础。 为了终结ZAFT和地球军惨烈的战斗,阿斯兰参加了由大天使号、永恒号、草薙号共同组成的第三方势力,并参与了雅金·杜维战役。 阿斯兰在地球上持续进行了长时间的战斗,得知卡嘉莉结婚的消息时十分震惊,但知道她被基拉带走之后,也放下心来。然后,他以密涅瓦号MS的队长、ZAFT战士的身份持续活跃着。根据自己判断出击的阿斯兰,担任了密涅瓦号MS队的指挥。但是,顶撞他的真·飞鸟采取了任性的行动,阿斯兰严厉斥责了他。 由于PLANT最高评议会议长帕特里克·萨拉发出夺回或破坏自由高达的命令,正义高达于CE71年后期配备至国防委员会直属部队,由阿斯兰驾驶。然而在之后的战斗中,正义高达参加了奥布抗击联合军的战斗。并于奥布沦陷后,和大天使号、奥布战舰草剃号一同前往宇宙。随后,正义高达被配备至克莱茵派战舰永恒号(Eternal)之上,也开始使用Meteor支援系统。于第二次亚金·杜维战役中,正义高达击坠即将击中PLANT的数十颗核弹,并击破了灾难高达。在战争即将终结之际,他准备驾驶正义高达在巨型伽马射线炮创世纪(Genesis)内部核自爆,但被卡嘉莉劝阻。 作为调整者的阿斯兰在ZAFT中也拥有卓越的MS操作能力,能够灵活操作拥有复数形态的可变机体圣盾高达。 与基拉·大和能随心控制爆种不同,他必须依赖自身情绪才能爆种,而一直迷惑内心的阿斯兰,只有在坚定自我全力战斗时,seed能力才可能被激发。 父亲旧友希格尔·克莱茵的女儿,政治联姻。拉克丝是最了解阿斯兰的人之一,但在她面前,阿斯兰较为口拙拘谨,两人关系也从未进一步发展,无法真正靠近。但拉克丝的坚韧决心,使迷惑的阿斯兰开始思考为何战斗。因内心方向的不同而没有结果,最终作为朋友一同作战。 阿斯兰回到大天使号,经过治疗终于恢复了意识,决心与卡嘉莉和基拉一同战斗。阿斯兰看到为心中正义不停战斗的他们,他强忍疼痛来到大天使号的舰桥,乘上拉克丝从宇宙带回的无限正义高达,决意出击反攻。 在参加了最终的弥赛亚攻防战后美玲回到了PLANT,依然为ZAFT军人。动画后续的广播剧剧情中美玲单方面决定从P.L.A.N.T前往奥布,希望能进一步接触阿斯兰的生活。 该机于保卫奥布的作战中首次投入使用,与强袭自由高达一同击退了ZAFT主力命运高达传说高达。随后无限正义高达与大天使号同赴太空,并于进攻镇魂曲的作战中,大破命运高达、脉冲高达和密涅瓦号,成为阻止“命运计划”的王牌。 尤尼乌斯7开始坠落地球之际,他自己也参与了破碎作业,恢复了曾经身为战士的身份。然后再次前往PLANT的阿斯兰,受到了吉尔伯特·迪兰达尔的劝邀,决意作为特务部队(FAITH)的一员再次开始自己的战斗 从拉克丝那里知道了基拉还活着的消息,为了试着和他接触,阿斯兰受领了正义高达后在地球降落。看到基拉遭到地球军的攻击,阿斯兰在行动上对他进行了援护。不是作为军人,而是作为个人来帮助朋友。这样的想法唤醒了阿斯兰。对ZAFT和父亲的信赖以及对地球军的憎恶并未消失,但是现状应该改变,阿斯兰决心与基拉共同战斗。 阿斯兰是PLANT国前任议长帕特里克·萨拉的独子,同时也是ZAFT克鲁泽分队的红衣精英机师。 ZAFT战舰智慧女神号原通信管制(CIC),在Destiny篇开始认识跟随奥布代表卡嘉莉到达P.L.A.N.T的阿斯兰·萨拉。随着了解的深入,由最初对前次大战英雄的憧憬慢慢变成爱慕。在阿斯兰逃离ZAFT时提供了协助并果断追随。 随后,阿斯兰以第一名的成绩从ZAFT士官学校毕业,加入ZATF军。虽然只有十六岁,但在调整者中也出类拔萃的阿斯兰,配属于ZAFT的精锐部队中的克鲁泽分队。 在地球军与奥布军联军的战斗中,大天使号和自由高达突然闯入。阿斯兰没有认清基拉的线] 而在这期间,阿斯兰邂逅了卡嘉莉,因此在感情倾向上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理解阿斯兰和基拉两个人的感情的卡嘉莉,在两人中做了一个中和的作用,也是因为邂逅的缘分,牵起了两人的情缘。 并且,当愤怒、悲伤这类感情超过一定程度之时,就能和基拉·大和一样显现“seed”能力。 装备和设计特点:可变式相对转移(VPS)装甲;反中子干扰器;Fatum-01飞行背包,可以从主机体分离并作为飞行系统或通过遥控进行辅助攻击武器。 一切都是为了终结由战争而生的仇恨锁链——这是阿斯兰和同伴们一起选择的正义,也是在之前杀死基拉后空虚感的答案。 阿斯兰·萨拉(Athrun Zala),日本动画《》中的第二男主角,续作《机动战士高达SEED DESTINY》三大主角之一。 战争结束以后,在奥布慰灵碑前,阿斯兰、基拉与真再次见面,解消了战争中产生的摩擦和隔阂。最后,阿斯兰回到了奥布,担任奥布二佐,与大家一起守护和平。 在这里,阿斯兰认识了同在学校的基拉·大和,两人相知成为挚友,阿斯兰为基拉制作了一只为“托利(Tori)”的机器鸟。 与基拉的重逢、以及战争中的那些事情影响了阿斯兰,让他开始思考自己战斗的意义。 阿斯兰准备萨拉队活动的过程中,遭遇了战斗机空中霸王,交战之后阿斯兰被迫降落在无人岛。然而,作为机师的少女也来到了那里,那个少女名为卡嘉莉·尤拉·阿斯哈。最初把卡嘉莉作为人质的阿斯兰,在两人的谈话中渐渐放下了隔阂,为她纯净、无垢的心所吸引,最后两人作了再会的约定 AFT的最新型机动战士,装备了氘核光束供电系统及变形系统的MS,在高机动战中能发挥真正的实力。它在其他四台高达之后开发。X23中的“2”代表航空相关,“3”表示开发数字。在克里特岛战役中,由于阿斯兰立场对卡嘉莉的漠视,救世主高达被基拉·大和击败并丧失战斗能力。 前次大战之后,阿斯兰化名“阿雷克斯·迪诺”来到奥布担任爱人卡嘉莉的私人秘书。受到吉尔伯特·迪兰达尔的劝邀再次回到PLANT,后来,由于对迪兰达尔的不信任而逃离。 此外,Athrun代表“狮子”,在希伯来语中还有“拂晓”、“晨曦”的含义。 一位美貌的农业科学家,长期不在家。作为母亲的她对阿斯兰说过最多的话是理解自己的父亲,而阿斯兰从来不会对她倾诉烦恼 阿斯兰所属的克鲁泽队,追踪地球联合军新锐战舰大天使号。阿斯兰试图用圣盾高达夺取,而基拉和强袭高达也进行抵抗,最终大天使号降落到了地球。之后,在地球降落的阿斯兰,与士官学校同期的尼高尔·阿玛菲伊扎克·玖尔迪亚哥·艾尔斯曼一起,结成了自己为领导的MS部队——萨拉队。萨拉队为了搜索大天使号的去向,潜入了有入港传言的奥布,遭遇基拉的阿斯兰,掌握了大天使号停泊在奥布的事实。 装备和设计特点:相对转移(PS)装甲;反中子干扰器;Fatum-00飞行背包,可以从主机体分离并作为飞行系统或通过遥控进行辅助攻击武器 在奥布近海的战斗中想要杀死基拉,虽然作为ZAFT的立场是正确的行动,但是他的心却受到深深的伤害。和卡嘉莉的谈话中,阿斯兰为自己所采取的行动感到后悔,深受折磨。那之后,阿斯兰与每次遇事都要为他操心的卡嘉莉加深了羁绊。 前PLANT星球最高评议会的国防部长、议长,是一位强硬严厉的父亲。由于妻子的死而明确反对自然人。属于主战派。认定灭绝自然人的偏激而处于精神“暴走”状态,与部下对立加深,最后被部下枪杀。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